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回归伊甸的博客

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;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。箴9:10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历代愿望】在迦百农--基督教讲章  

2016-04-24 22:15:51|  分类: 历代愿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本章根据:可1:21-38;路4:31-44)
  耶稣来往游行,中途常在迦百农停留,故此地称为他“自己的城”(太9:1)。迦百农位于加利利海滨,靠近美丽的革尼撒勒平原的边界

【历代愿望】在迦百农--基督教讲章 - 回归伊甸 - 回归伊甸的博客
  低洼的革尼撒勒湖,给环湖一带的平原带来了南方宜人的气候。在基督的时代,这里茂盛的棕榈树、橄榄树、果木园,碧绿的田野、鲜艳的花卉,都得到岩石中流出的泉水的滋润。湖边和附近的山野之间,城镇和村落星罗棋布,湖面上渔帆点点,到处呈现出一派生气勃勃的忙碌景象。
 
  迦百农是最适于作救主传道中心的,它位于大马色到耶路撒冷、埃及并通往地中海的大道上,是车马驿使的必经之处。各处来往的旅客途经这里,常在此逗留休息。耶稣在这里向各国各等的人施教,不分贫富贵贱。他的教训由这许多人传到外邦各国,变得家喻户晓。如此引导他们查考预言,直接注意救主,于是他的使命就得以传到普天下了。
 
  犹太公会虽然采取反对耶稣的行动,民众却切望看到他的工作发展。天庭全体天使无不深切关怀,努力为他的工作开路;感动人心,吸引他们归向救主。
 
  基督在迦百农所医好的大臣之子,是他神权的见证。这位大臣和他全家都欣然表示对耶稣的信仰。迦百农人一听说夫子亲自在他们中间,全城都沸腾了,成群结队的人蜂拥而来。到了安息日,会堂拥挤不堪,许多人无法进去,只得退出来。
 
  凡听见救主讲道的人,都“很希奇他的教训,因为他的话里有权柄。”“因为他教训他们,正像有权柄的人,不像他们的文士。”(路4:32;太7:29)当时,犹太的文士和长老们的教训,既拘谨刻板,又毫无表情,像在背课文。在他们看来,上帝的话没什么活力。他们是以自己的意见和遗传,代替圣经的教训。在例行的仪式上,他们以律法阐述者自居,但自己和听众的心,都没有受到上帝的灵所触动。
 
  犹太人争辩的各种问题,耶稣一概置之不理,因他的使命是宣扬真理。他的话发出亮光,阐明列祖和众先知的教训,于是圣经对许多人成了新的启示。耶稣的听众从来没有在圣经中看出这么深奥的意义。
 
  耶稣深知众人的迷惘,故能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。他用最直接、浅显的方法讲述真理,使之显得美妙。他讲话口齿清晰,措辞典雅,好似清澈的流水。他的声音,对听腻了拉比单调空洞说教的人,宛如音乐。他的教训虽然浅显,但他说话却像有权柄的人。这种特点,使他的教训与众不同。拉比们讲话时,常带着疑惑犹豫的口吻,似乎圣经上的话,能这样讲,也能那样解,人听了更加恍惚迷离。但耶稣说,圣经具有无可置疑的权威。无论讲什么题目,他总是带着权柄阐发,不给人留下丝毫辩驳的余地。
 
  耶稣固然热诚,却不激烈。从他的话中可以听出,他要实现一定的目的,就是揭示永恒世界的真实性。在每个讲题中,他都显扬了上帝。耶稣要打破那使人沉溺于世俗的迷魂阵。他虽然指明今生的事物是从属于永恒利益的,但他并不忽略其重要性。他教导众人:天和地是连在一起的;人认识了神圣的真理,就能更好履行日常生活的职责。他的话表明他熟知天上的事,确知自己与上帝的关系,同时也认识到自己和人类家庭每一成员的联合。
 
  他所传讲的慈爱信息,因听众的不同而有所变化。他“知道怎样用言语扶助疲乏的人”(赛50:4)。在他“嘴里满有恩惠” (诗45:2),这使他以最吸引人的方式将真理的宝藏传出来。他的机智能消除人的偏见;他的比喻让人耳目一新。他调动人的想象力,使他的教训深入人心。他的比喻取材于日常生活,虽然浅显,却意味深长。基督常用具体的事物,如空中飞鸟、野地的百合花、种子、牧人和羊群等,来说明不朽的真理。之后,他的听众每逢看见这些景物,自然就会想起他的话来。他的比喻就这样反复不断地教诲人。
 
  基督从不奉承人,从不说什么话来助长人的幻想和妄想,也不称道他们的巧言卓见。然而思想深邃、心无偏见的人,领受了他的教训,反复思考,方觉得莫测高深。他以最浅显的话语讲出属灵的真理,使他们感叹不已。饱学之士为他的话所吸引,文盲白丁也得教益。对不习文墨的人,他有合适的信息;对异教徒,也有他们能明白的道理。
 
  他的慈怜带着医治之能,降在疲乏烦恼的人身上。即使在仇敌愤怒的扰攘之中,他总是那么泰然自若,心平气和。他的容貌和蔼可亲,他的性格温柔可爱,尤其在他的目光和语调之间流露出来的爱,对一切人除了顽梗不信者都发挥着吸引力。若不是他的每一眼神、每一句话表露着温柔和同情的热忱,他就不能吸引那么多会众。苦恼的人到耶稣面前来,觉得他是一位忠实亲切的朋友,把他们的事当成自己的事;就希望能多明白他所教导的真理。天庭离人间就此更近了一步。他们渴望常与他同在,好不断地得到他慈爱的安慰。
 
  耶稣深切地注视着听众表情的变化。一看到有人显出兴趣和愉快的神色,他就感到欣慰。当真理的箭刺入人心,穿透自私的屏障,使人痛悔前非,显出感恩的表情时,救主就很愉快。当他的目光扫过人群,认出听众中有他先前见过的人,脸上就欣喜发亮,看出这些人有希望成为他国的子民。当直言无隐的真理触到一些人心中依恋的偶像时,他看见他们变了脸色,现出冷淡固执的神情,就知道真光不受欢迎。他每见人拒绝平安的福音,就如乱箭穿心,悲痛万分。
 
  耶稣在会堂讲论他来所要建立的国和释放撒但俘虏的使命时,忽然听到可怕的鬼嚎声打断他的话。有个疯子从人群中冲出来,喊着说:“拿撒勒的耶稣,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?你来灭我们吗?我知道你是谁,乃是上帝的圣者。”
 
  会堂里顿时纷乱惊慌起来。众人对基督的注意力分散了,他的话也没有人听了。这就是撒但把这疯子领进会堂的目的。但耶稣斥责污鬼说:“不要作声,从这人身上出来吧!”鬼把那人摔倒在众人中间,就出来了,却没有害他。
 
  这可怜的疯子,心灵被撒但蒙蔽了,但在救主面前,有一线光芒射透了黑暗:一种脱离撒但辖制而得自由的希望在他心中泛起;那污鬼却抗拒基督的能力。疯子想求耶稣救助时,邪灵就把话放在他口里,使他发出惧怕的痛苦声。被鬼附的人有几分知道他是在一位能解救他的主面前,但当他正想握住那全能的手时,却另有一个意志管制了他,他说的不是自己的话。撒但的势力与他要得解救的愿望斗争得非常剧烈。
 
  在旷野受试探时已经胜过撒但的基督,现在又与仇敌短兵相接了。污鬼尽全力要保持他对疯子的控制权。若失去,就是让耶稣获胜了。这个饱经磨难的疯子,与那摧毁他的仇敌相搏斗,似乎要丧命了。但救主用权威的话,使撒但的俘虏获得自由。这被鬼附过的人站在惊奇的群众面前,因恢复了自主而喜乐。连污鬼也见证了救主的神能。
 
  那人因蒙拯救,就大大赞美上帝。他的眼睛方才还闪着疯狂的神态,现在却闪耀着理智的光芒,感恩的热泪涕零如注。众人惊奇得哑口无言,直到神魂稍定,就彼此对问:“这是什么事?是个新道理啊!他用权柄吩咐污鬼,连污鬼也听从了他。”(可1:27)
 
  那折磨这疯子,使他在朋友面前变得非常可怕,对自己成了重累的隐因,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生活不检点。他沉迷于罪中之乐,极尽声色之好,却想不到自己会落到这种羞辱门楣、令人恐怖的地步。他以为可以把光阴消磨在无害的娱乐里和无谓的放荡上,哪曾料想,一入歧途就很快堕落下去了。他高尚的天性被放纵和轻佻的习惯引入邪道,撒但就完全控制了他。
 
  事后悔过已经太晚了。及至想要放弃财产和享乐来恢复所丧失的人格时,却早已在那恶者的魔掌之中身不由己了。他既置身于仇敌的阵地,撒但就占有了他的全部良知良能。起先,魔鬼用许多迷人的声色来引诱他,及至这可怜的人落到他的势力之下,那恶魔就用极残酷的手段,将可怕的祸害狠狠地加在他身上。凡顺从罪恶的人,无不如此。开始是快乐陶醉的生涯,结局无不是黑暗的绝望,或者心灵败坏,终至癫狂。
 
  当时控制不信基督之犹太人的,就是先前在旷野试探基督和此时附在迦百农疯子身上的魔鬼。不过,在犹太人身上,这恶魔以敬虔的姿态出现,要在他们拒绝救主的动机上欺骗他们。他们的景况比那被鬼附的人更没希望,因他们不感觉需要基督,所以被撒但的权力紧紧抓住。
 
  基督亲自在人间服务之时,正是黑暗之国的势力最猖獗之日。历代以来,撒但和他的恶使者都在尽力辖制人的肉体,驾驭人的心灵,给人们带来罪恶和苦难,然后把这一切祸因归咎于上帝。耶稣则向世人显示上帝的品德。他是在打破魔鬼的权势,释放他的俘虏。从天上来的新的生命和慈爱、能力,既运行在世人心中,罪恶之君就奋起为他国度的权力而抗争。撒但调动全军,步步与基督的工作对抗。
 
  正义与罪恶作最后的大斗争时,也必如此。当新生命、光明、能力从上面降到基督的门徒身上时,底下也有新的活力产生,来鼓动撒但的党羽。各种属世的力量都紧张地活跃起来。罪恶之君运用他在历代斗争中所积累的狡猾奸诈,在伪装之下进行工作。他装作光明的天使,有多人“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。”(提前4:1)
 
  在基督的时代,以色列的领袖和教师们毫无抵御撒但手段的能力。他们忽略了那唯一能使他们抗拒恶魔的方法。基督战胜那恶者,乃是靠上帝的话。以色列的领袖们自称是解释上帝圣经的权威,但他们研究圣经,无非是要维护自己的遗传,厉行人为的制度。他们在讲解圣经时,发表一些观点,是上帝从来没有启示过的。上帝所明白宣示的道理,反被他们那种玄奥的解释弄糊涂了。他们为无谓的细节争论不休,事实上否定了最重要的真理。于是不信的种子就播撒出去。他们剥夺了上帝言语的能力,邪灵就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。
 
  如今历史正在重演:现代有些宗教领袖虽然手里捧着圣经,嘴里自称是尊重其中的教训,而事实上却在破坏人们对圣经的信仰。他们煞费苦心地解剖圣经,并把自己的见解置于圣经的明文之上。上帝的话在他们手里失去了更新的能力。现今不信之风蔓延,邪恶势力猖獗,其原因就在于此。
 
  撒但既颠覆了世人对圣经的信仰,就引人向别的来源去求光明和能力。这样,他就无形中推荐了自己。凡违背圣经明训和圣灵感化的人,无疑是在招致鬼魔的辖制。人对圣经的批评和单凭臆测的讲解,已为招魂术和通神学古代邪教的现代翻版敞开了大门,使之在那自称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教会里,得有立足之地。
 
  在福音工作进行之时,许多其他的宣传机构,与福音齐头并进地从事工作,这些机构无非是谎言之灵的媒介。许多人只是出于好奇,与之作尝试性的周旋,但既见到一种超人能力在运行,就渐渐受了迷惑,直到自己完全被一种比自己更强的意志所控制,就再也逃不出其神秘的能力了。
 
  心灵的防线被攻破之后,人就没有抵挡罪恶的屏障了。人一旦拒绝上帝的话和圣灵的约束,就不知道自己会堕落到何等地步;就会被隐秘的罪或强烈的情欲所捆绑,可能像迦百农被鬼附的人一样,无力自拔。不过,就在这种情形下,也不是没有希望的。
 
  基督所用战胜魔鬼的武器上帝之话的能力,我们也可用来战胜那恶者。非经我们同意,上帝决不来控制我们的心志。我们若愿意明白他的旨意,并按着他的旨意行,他就应许我们说:“你们必晓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。”“人若立志遵着他的旨意行,就必晓得这教训”(约8:32;7:17)。无论什么人,若信靠这些应许,就可以从错谬的网罗中和罪恶的压制下得解放。
 
  人人都可以自由选择愿受哪一种势力的管理。不论人是何等卑劣,如何堕落,没有不能从基督那里获得拯救的。那被鬼附的人,只能发出撒但的话来代替祷告。但他心中未曾发出来的祈求,依然蒙主垂听了。在患难中的人,无论有什么呼求,虽未能用言语发表出来,上帝也决不会置之不理。人若愿与天上的上帝立约,上帝决不会把他们留在撒但的权势之下,或他们本性的软弱之中。救主邀请他们说:“让他持住我的能力,使他与我和好,愿他与我和好。”(赛27:5)黑暗的邪灵必竭力争夺凡曾受他们统治的人,但上帝的使者要用必胜的能力为被拯救之人斗争。主说:“勇士抢去的岂能夺回?该掳掠的岂能解救吗?但耶和华如此说:‘就是勇士所掳掠的,也可以夺回;强暴人所抢的,也可以解救。与你相争的,我必与他相争,我要拯救你的儿女。’”(赛49:24,25)
 
  众人还在会堂里惊愕的时候,耶稣就退到彼得家里,略事休息。但在这里也有不幸的黑影笼罩着。彼得的岳母正躺在床上,害“热病甚重”。耶稣斥责那病,病人就起来服侍主和他的门徒。
 
  基督工作的消息,很快传遍了迦百农。百姓惧怕拉比们,不敢在安息日来求他医治。但太阳一下山(安息日已过),全城就活动起来了。城中的居民从各家、各户、店铺、市场,向耶稣所在的简陋住处蜂拥而来。那些病人有的被人用床抬着,有的由人搀着,有的拄着杖,步履蹒跚地来到救主面前。
 
  时间一刻一刻地过去了,众人来来去去仍川流不息。因为谁也不知道明天大医师还在不在他们那里。迦百农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日子。惊喜的声音和蒙救的欢呼接连响起。众人激起的喜乐,也使救主喜乐。他看见那些来求他医治的人所受的痛苦,不禁动了慈心,又因自己能使他们恢复健康和幸福,深感欣慰。
 
  直到最后一个病人得了痊愈,耶稣才歇了他的工。众人散去时已是深夜,西门的家才得安静。劳碌兴奋了一天,耶稣去安歇了。但当合城的人还在熟睡时,救主在“天未亮的时候……起来,到旷野地方去,在那里祷告” (可1:35)。
 
  耶稣在地上的日子就是这样过的。他常让门徒回家休息,自己则婉言谢绝他们劝他休息的好意。他终日操劳,教训百姓,医治病人,使瞎子看见,给众人吃饱;清早或傍晚还要上山去祈祷,与他的父交通。他往往整夜默想祷告,天一亮就回到民间去工作。
 
  彼得与他的同伴一大早来见耶稣,说迦百农人来找他了。门徒一直因耶稣迄今所受的冷遇而深为失望。耶路撒冷当局想要杀他,连他本乡的人也要害他的命。但这次到迦百农,民众竟如此热烈欢迎他,门徒的希望又重新燃起来了。他们以为在这些喜爱自由的加利利人中,或许能找到一班拥护新国度的人。但基督却说:“我也必须在别城传上帝国的福音,因我奉差原是为此。”这就使他们感到惊奇。
 
  在迦百农全城的兴奋之中,耶稣的使命有被忽略的危险。耶稣不愿单以行异能或医病者的形象来引人注意。他吸引人到他面前来,是要作他们的救主。在众人相信他来是要做王,并建立地上的国度时,他却想使他们的意念从属世的事转到属灵的事上来。单是属世的成功反倒会阻碍他的工作。
 
  一班无心的群众对他所表示的希奇,使他不安。基督的一生并没有自逞英豪的作风。世人对地位、财富或才华的崇拜,这位人子是不介意的。世人用以招人归附或博得尊敬的手段,与耶稣毫不相干。在他降生之前好几百年,先知就有预言论到他说:“他不喧嚷,不扬声,也不使街上听见他的声音。压伤的芦苇,他不折断;将残的灯火,他不吹灭。他凭真实将公理传开。他不灰心,也不丧胆,直到他在地上设立公理,海岛都等候他的训诲。”(赛42:2-4)
 
  法利赛人用他们严肃的仪文,对上帝的膜拜,及虚伪的善行来寻求超级荣誉。他们拿宗教作谈论的题材,借以显示自己的虔诚。在他们对立的教派之间发生争执时,总是喧闹良久。在街头巷尾,往往可以听见饱学的律法师疾言厉色的争论声。
 
  耶稣的一生,却与此迥然不同。在他的生活中,从来没有嘈杂的争论,矫揉造作的礼拜,或沽名钓誉的行为。基督藏在上帝里面,而上帝却在他儿子的品格上显现出来。耶稣所要人注意和尊敬的,就是这种显示。
 
  “公义的日头”并不向世人突现赫赫的光辉,耀人眼目。圣经论到基督说:“他出现确如晨光”(何6:3)。黎明的晨光宁静而柔和地照在大地上,驱散黑夜的阴影,给世界带来勃勃的生机。公义的日头也是如此升起,“其光线有医治之能。”(玛4:2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